对于载淳来说这注定是一次极为失败的御前会议,为君难的牌匾在脑袋上顶着,压的他透不过气来,下面臣子的勾心斗角让他真正明白了什么是为君难!

    连兴看来是铁了心要当守旧派了,他是死活不肯投靠自己,仗着自己独特的身份玩这种花活儿,还不是欺负自己年幼!

    这件事是自己没有办妥当,但是没想到这不妥当居然让有心人给利用成了这个样子!

    连兴表面上看是一片大公无私为了皇帝着想,但是所有言语都在挑逗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那就是八旗的奴隶制度!

    甚至隐隐的还有一些威胁在里面,只不过不是所有人都能听懂罢了!

    连兴的潜台词只有一个,那就是‘看看,诸位大人们看看吧,皇上已经准备向八旗老人下手了!’

    ‘他连旗奴的利益都要抢,这大清国还有谁是安全的?别忘了清河两岸皇庄最多的可是王宫贵胄啊!’

    连兴要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撕碎最后的一点伪装,让所有人都知道同治帝究竟是要当一个什么样的皇帝!

    也许载淳的理想甚至不止于康雍乾三帝,那样的集权他还是不满意!或许秦皇汉武才是他的理想!

    像秦始皇一样,如同汉武帝一般!真正做到整个帝国的资源全都集于一身,任何人都不敢反叛,整个世界除了阎王爷之外任何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只要朕不死,这个世界就永远是朕的!

    这样的皇帝,是所有臣子的一个噩梦,今夜头在在肩膀上,谁知道明天下朝之后又能到哪里呢?

    载淳笑了“呵呵……有道理,真的是有道理啊!没想到你连兴还真是忠良之臣!那朕问你,这件事应该怎么办啊?”

    如果一般臣子听到皇上用这样杀人的口气说话,早就不敢饶舌了,可是今天连兴虽然也是一哆嗦但是依然扣头继续回话!

    “万岁!臣知道今天所说的话得罪了很多人,但是臣觉得自己没有错!也知道陛下一定能体谅臣子的一片赤诚!”

    “要问我这件事应该怎么办?臣子不敢越俎代庖,是严是松还是简在帝心,陛下心中自然有分寸!”

    “要是非要问奴才,那奴才就一句话……还是按照八旗的老规矩来办!”

    “老规矩?别说的那么笼统,说明白点!”载淳冷冷的说道。

    “嗻,那臣就明说了!这件事儿不能轻饶了那些反叛,既然他们敢冲击御林新军敢违抗圣旨,甚至都动用了武器!”

    “那还有什么可说的,抓人、审问、砍头、抄家……咱们八旗不留这样不忠不孝的奴才!”

    一直没有发话的奕誴五爷开口了“连兴!你这是要兴大狱?万岁爷今年大婚,你这是要诚心抹黑吗?”

    “呵呵,抹黑?不至于……咱们可以慢慢审啊!万岁大婚前后不动刀不就行了?审问个一年半载的,明年秋后开刀也不是一样吗!”

    “有一个闹事的抓一个,一家闹事儿抓一家……要知道这清河两岸也是万岁爷的江山,还由不得一群奴才造反!”

    奕誴倒吸一口冷气“你……你这样弄万岁爷的声名可就有损了!”

    “哎呦……五爷您这是怎么了?吃斋念佛了吗?万岁爷处置家里的奴才,哪有那么多的讲究?”

    “真让我说出不好听的?呵呵……五爷,您是怎么处理您家的奴才的?同治二年,您昌平庄子里的庄头,连着七年都贪污您的银子,前后一共贪污了二十三万啊!”

    “最终还是纸包不住火,暴露了!您是怎么处置的?寒冬腊月,你让那个奴才站在西北风里,全昌平庄子的人,一人一瓢冷水泼过去!”

    “活活冻成了一个冰雕,一直立到了第二年开春暖和了!最后尸骨还丢掉山沟里去喂狼!”

    “我说五爷,您是怎么对待不忠不孝的奴才的?您用的可是国法?还是家规呢?”

    五爷一听这个脸色一白不说话了,头一扭都不看连兴了!

    连兴冲众位大人抱拳转圈“各位大人,小的可就得罪了……醇亲王啊!辛酉年间,你家里一名内管事偷偷看您的信件,回头就去顾命八大臣的郑亲王送了去……”

    “您抓捕肃顺之前,是不是秘密杀他祭旗?那奴才一家老小十二口,全都让您发配到了关外庄子里去当罪奴!”

    “女眷全都沦为关外庄子里的野#妓是不是?您这是怎么对付不忠不孝的奴才的?”

    “庆亲王啊……您的侍卫和您二夫人的通房丫头私通,你是怎么处置的?活人丢到狗笼里喂了狗啊!”

    庆亲王奕匡一听顿时瞪眼了“哎哎哎……我这一直没招惹你,怎么绕上我了?你不厚道啊……”

    “抱歉了!”连兴一拱手“那侍卫本是你的奴才,按照国法家规,主子杀犯罪的奴才,那不算犯法,私刑一样有道理……”

    “哎……澄贝勒爷啊!您躲什么躲,您身上那点事儿还能瞒过谁去?”连兴指着朝班里的鬼子六儿子载澄笑道。

    “大前年的时候,你看上了家里花匠的闺女……半夜你溜进去钻人家被窝,结果小丫头誓死不从,你干什么了?”

    载澄脸腾的就红了“哎……连大爷……我可当您是长辈啊!你别绕上我,你以为你好吗?你没偷过下人的媳妇,可别让我说出不好听的来!”

    “哈哈……贝勒爷这话可吓住我了,那就不说了,我想在场的大人们也都知道三分……”

    “陛下,老奴才我说这么多,其实就是一个意思……主子就是主子,奴才就是奴才,命都是您的,您又什么好客气的呢?”

    “清河两岸这些奴才造反……那您就杀不就得了,就这点意思请陛下圣裁!”

    小四喜凑到载淳耳边低声说道“澄贝勒的事情我们知道,那个小丫头誓死不从,这……这澄贝勒居然把小丫头给撕了……”

    “嗯?撕了……”载淳没听明白。

    “哎呦……回宫奴才再明说吧,就是给……撕了!”

    载淳猛然间恍然大悟“啊……这个杂碎!”

    载淳心里这个气啊,可是看了看连兴又想了想刚刚的话,他明白按照八旗规矩,主子就是有权利要奴才的性命,这本来就是祖制!

    载澄事情办的缺德,但是你还没法法办他!

    养心殿内一下子就陷入到了僵局之中,群臣低头不敢看小皇帝,都在等候皇上的圣裁!

    载澄脑袋一个劲的晕眩,几次三番张嘴开口他都不知道要说什么,而就在这时候养心殿外跑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慈安身边的太监主管周道英来了。


欢迎大家访问:大海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7books.com/book/1018/4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