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到底该说你们胡闹好,还是感情用事好?”

    魂殿总殿主脸上怒火愈盛。

    风刹总殿主霎时眼眸冰冷,“到底谁在感情用事,魂老头你自己再清楚不过。”

    “老夫…”魂殿总殿主语气一滞。

    “老夫做一切,难道不也是为了那小子好?”

    “难道老夫会害他不成?”

    猎妖总殿主摇了摇头,“你不会害他。”

    “但那只是你所认为如此。”

    “有些时候,那小子比你更聪明。”

    “我…”魂殿总殿主咬了咬牙。

    “好了。”修罗总殿主沉声打断,“争论,并无意义。”

    “那小子决定了的事,谁也改变不了,我们也不行。”

    “总殿通缉令,如今应该也差不多传至各大主殿了。”

    “大可收回…”魂殿总殿主深呼吸一口气。

    “闭嘴。”洛前辈冷声打断。

    “姓洛的…”魂殿总殿主皱着眉,有些惊讶于洛前辈竟然会站到修罗总殿主和猎妖总殿主的一边儿。

    “还不懂吗?”洛前辈淡漠道。

    “中域和妖域的变天之争,你还不明白这小子心头到底想什么吗?”

    “让他去妖域历练,他在妖域一路横扫,灭了一个又一个妖族公国。”

    “让他去杀杀妖族的威风,他把十大族系的天骄败了个遍。”

    “让他去见识见识,他险些没把妖域的传承拿个遍,把老妖尊都拐回来。”

    啪…

    天机总殿主双手一拍,“我知道了,这小子是要和我们对着干。”

    “我们越是瞒,他越要查。”

    “越不让他做,他非要做。”

    洛前辈冷声道,“他不达目的不会罢休。”

    “他才圣尊境六重便连天都都敢去,便连六衡妖君都敢直面应对,便敢在人家天都诓这位妖域君王。”

    “你觉得他有什么事不敢干,干不出来?”

    “再这样下去,他打上八宗都敢。”

    魂殿总殿主眯着眼,“如果不是你什么都与他说,告诉了他东域上的禁制秘辛,他敢如此胆大包天?”

    “根本没人能去东域寻他背后家族麻烦,他再无后顾之忧,他现今自是肆无忌惮。”

ag是什么|官方网站    “今日是八殿总殿通缉令,明日是不是要调动八殿精锐大动干戈了?再甚者,是不是要下大陆诏令,拿全大陆武者的性命去行他一时怒火痛快了?”

    “再闹下去,便是惹火烧身,后果再非他所能承受。”

    洛前辈冷笑,“他是八殿之主,下大陆诏令,有何不可?”

    魂殿总殿主拳头紧握,“你有这样的想法,证明你已经忘了第一代黑魔总殿主交托黑魔殿给你时的话。”

    “你已经在感情用事,你忘了八殿存在的意义。”

    洛前辈脸色冷漠,“老夫忘不忘,与你无关,老夫心头如今是否只有那小子,亦与你无关。”

    “八殿的意义,老夫在那个岁月里比你更加清楚。”

    “八殿可以没有了,但那小子,如今不可以没有。”

    “还不明白吗?”猎妖总殿主直视魂殿总殿主。

    “明白什么?”魂殿总殿主冷着脸。

    猎妖总殿主沉声道,“即便是我们这些老家伙,任何一个,都代表不了八殿。”

    “但萧逸小子,能。”

    “从来没有人可以代表八殿,包括任何一位第一代总殿主,只有他是个例外。”

    “早在我们做出那份决定时,他便成了八殿唯一的意义。”

    洛前辈同样直视魂殿总殿主,“老夫没兴趣与你逞口舌。”

    “但相伴多年,老夫只给你最后一次提醒,收起你那些危险的心思。”

    “八宗,曾经退缩过,八殿,却从未有过半步退却。”

    “一如萧逸小子,从未让人失望过。”

    “再这样下去,你那些危险的心思,只会是怒火下的余灰。”

    “那小子,如今什么都干得出来。”

    魂殿总殿主身躯一颤。

    “咳咳。”风刹总殿主咳嗦一声,“打扰一下二位争论。”

    “那小子,现今不是敢打上八宗,而是一定会。”

    众人眉头一皱,齐齐看向风刹总殿主。

    “有情报了?”修罗总殿主沉声问道。

    风刹总殿主点了点头,“那位冰宫天骄夏一鸣,如今在古境宗内。”

    一众总殿主,脸色一沉。

    炎殿总殿主冷声道,“以萧逸小子如今实力去古境宗,等同送死。”

    “呵。”猎妖总殿主轻笑,“圣尊境九重修为,君境二重巅峰战力。”

    “他恐怕都打不到古境宗内庭,顶多在外庭处便要被擒下。”

    “谁去?”风刹总殿主沉凝道了一声。

    几乎是风刹总殿主话音落下一瞬,洛前辈已站起来身。

    炎殿总殿主也率先站了起来。

    “你还是坐下吧。”药尊总殿主摇了摇头。

    “你那手臂老夫才刚帮你接好,还要修养好一段时间。”

    “还是我去吧。”猎妖总殿主轻笑一声。

    “我猎妖殿和古境宗没多少交情。”

    “即便真到了那地步,杀起人来,也不会有半分手软。”

    “我去。”这时,一声沉稳声音响起,修罗总殿主缓缓起身,语气带了一分强硬。

    “虽我修罗殿和古境宗有几分交情,但那算不得什么。”

    “等此事过去,那小子免不了又要问长问短。”

    猎妖总殿主轻笑,“所以我去不是更好?那小子会套你的话。”

    修罗总殿主轻笑,“那小子仗着天机疼他,故他每每套话,以往总会在天机那作突破口。”

    “此次竟率先套老夫的话,倒让老夫有些措手不及,这才着了道。”

    “放心,老夫没天机那么傻。”

    “你混账。”天机总殿主脸色一怒。

    修罗总殿主轻笑,“天机精明归精明,但只针对外人,对那小子却毫无防备。”

    “至于你。”修罗总殿主看着猎妖总殿主,“你比我们狡猾,对比套老夫的话,老夫更怕你诈那小子。”

    “另外,有些事,确实也该告诉他了。”

    话音落下,修罗总殿主已走至书房门前,推开门,就此而离。

    ……

    另一边。

    南部范围。

    一道火焰流光就此停下。

    萧逸看着手中玉佩,微微皱眉。

    “寻踪子母令,气息的另一端,大概便是这里。”萧逸扫视着周遭。

    这种寻踪玉佩,极其敏感。

    但以他萧逸的本事,即便不感知,单凭玉佩气息也能大概追索到范围。

    南部范围边缘。

    萧逸再度取出玉佩,眯了眯眼,“气息愈发浓郁了。”

    ......

    第三更。

    今日更新,完。




欢迎大家访问:大海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7books.com/book/2526/3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