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承畴先以主人的身份敬了孙师傅一杯,然后连进毛文龙三杯,以感谢毛文龙继续守望相顾的许诺,并且感谢他给自己带来这么一大批军火。↙八↙八↙读↙书,.※.o◇

    毛文龙坦然接受之后,一脸严肃的向三个人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这一次我东江镇的侦缉队,侦查到确切的消息,奴酋皇太极刚刚坐上那个位子,为了树立自己的形象,稳定住自己的根基,他已经决定,在明年的五月初六,命贝勒德格类、济尔哈朗、阿济格、岳讬、萨哈廉、豪格率护军精骑为前队,攻城诸将率绵甲军等携带云梯、盾牌等器械为后队,自己亲自同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率领大军居中,合兵共计八万,号称十五万,再犯宁远锦州。因为军情重大,所以我不得不亲自来一趟,向孙师傅和洪大人报信。以便让诸位能有个提前准备。”

    听到这一个消息,在座的三个人立刻面色沉重起来。

    他们没有人怀疑毛文龙的情报准确,因为毛文龙的东江镇侦缉队刺探敌情上的能力手段,要远远高于锦衣卫。而毛文龙又有每断必中的半仙之名,更让人坚信他的情报准确。

    皇太极本来在建奴里就是能争惯战,善于指挥的雄主,这一次他为了稳固根基的目的,整合了实实在在的8万大军,是有着一击必得的决心的。

    这群虎狼扑天盖地的冲过来,整个辽西就将再次受到巨大的打击。在这人事变动混乱的时机,自己的关宁能不能支持住?这的确让人心中没底。

    看到三个人忧心忡忡的样子,毛文龙的心也开始慌乱起来,他们都没有信心坚持住,那自己这个外人就只能干着急束手无策了。《八《八《读《书,.2■3.o⊥

    不行,自己必须给他们打打气,否则自己的目的就将不能实现,这才是关键的。

    “难道三位对守住锦州没有信心吗?”

    洪承畴就长叹一声:“锦州的城防只能算是草草应付,而前面的大凌河堡根本就是半拉子工程,根本起不到配合锦州城的作用。而皇太极一旦拿出一部分兵力攻击宁远,就等于将锦州隔绝在战场之外,让他孤悬在敌人阵中。而现在储备在锦州城内的粮草并不多,城头上的火炮火器也几乎没有,敌人或将直接攻城,或者是展开围困,锦州城就危险了。”

    “洪大人说的是实情,这事情的确非常危险。”孙承宗也黯然说道。

    毛文龙就探头道:“但如果锦州城修缮完毕,大凌河工程竣工,是不是就可以一战?”

    孙承宗和洪承畴互相对望了一眼,最终还是洪承畴道:“如果这两个地方修建完毕,再加上有毛帅刚刚赠送的火qiāng火炮,守住这里绝对没有问题。只是现在离的战争开始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那样浩大的工程是绝难完成的。”

    也是,在朝廷无数的钱粮支援之下,袁崇焕修一座宁远城就用了4年,锦州城用了三年,要想在半年时间将锦州城和大凌河修建完毕,的确是痴人说梦强人所难。

    毛文龙就轻松道:“我的东江镇已经产出了石灰,不,是水泥,而且产量还不小。如果我暂缓一下大连城市的建设速度,将我们需要的那一批水泥,转卖给你们,记住是转卖而不是送。因为这个水泥厂不是东江镇官府的,而是东江镇一些百姓们集资建造的,这一点要解释清楚。然后将这一批水泥转卖给你们,能不能在半年之内将这两个地方修建完毕?”

    水泥的大名已经誉满天下,信阳的水泥厂给八贤王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资金利润。而之所以能有如此的收入,就是水泥这个东西的确是太神奇了,自从有了他之后,建设城堡就不必再切割石头,只要是从矿山打下来的石头,不管形状如何,就可以用这水泥直接粘连起来。只要五六天之后,就是一个铜墙铁壁,使得建设城墙的速度大大提升。

    洪承畴闻听当时大喜:“只要毛帅能够给我供应足够的水泥,到时候我军民齐上阵,半年修好这两个城池,绝对没有半点问题。”

    毛文龙就双手一拍:“既然如此,我现在就答应你们,将我修建大连所需要的水泥份额全部拨付给你,要多少给多少。”

    “有毛帅的保证,我就保证锦州城绝不丢失。”

    “但是锦州城将孤悬在敌人后方,会被敌人团团围攻,那里需要一个信得过的大将作镇,这个将军一定要坚忍,而且意志坚定。”

    祖大寿就低头盘算,作为锦州的副将并没有立刻表态。

    对于这样的表现,洪承畴倒是并没有责怪他贪生怕死。因为据他了解,祖大寿是一个谨慎的人,做什么事都要三思而后行,这一次锦州的防守的确是太重要了,让他不得不多多考虑自己的能力,是否能以胜任,因为这关乎全局胜负。

    洪承畴就冲孙承宗拱手:“还请经略坐镇山海关,掌握中枢调度,下官亲自坐镇锦州城——”话还没说完,门外脚步铿锵,一个洪亮的声音道:“巡抚是朝廷的命官,怎么能做困险城,末将请巡抚大人坐镇宁远指挥全局,请将锦州交给末将,末将保证死守到底。”随着话声,一个武将大步走了进来,冲着在座的几个人施礼“锦州总兵{没有官字}赵率教参见诸位大人,末将请镇守锦州为国杀敌。”

    洪承畴和孙承宗再次对望一眼,当时一起连连叫好,孙师傅道:“有赵将军坐镇锦州,老夫和巡抚就放心了。”

    洪承畴也跟着道:“大凌河也需要一个稳重的将军坐镇,到时候你们互相犄角,互相配合,锦州当无忧了。”

    这时候,已经想明白了的祖大寿就站起来刚要请镇守大凌河,结果门外一个年轻的声音打断了祖大寿的请缨:“大凌河,小将愿意镇守。”说着一个年轻的小将军大步进来参见请命。

    结果祖大寿眉毛一立,呵斥道:“长伯,这里是军国大事之所,你有什么资格进来,这是胡闹,出去。”

    “舅舅,这里虽然是军国大事之所,但外甥我也是关宁一员,身为大明一名指挥检事{等于副师}当当大任。“这个小将语态慷慨的回答。

    叫祖大寿舅舅,字叫长伯,哈哈,这就是传说中一怒为红颜,而灭了大明的吴三桂了。这下好了,主动投降的,被逼投降的,无奈投降的三个名人汇齐了。这要是一把耗子药,或者是三步倒鹤顶红下去,这个世界就太平啦。11

欢迎大家访问:大海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7books.com/book/40840/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