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早晚有这么一日,这么多年,霍家一直风头正盛,何尝收敛够。急流勇退多好,偏偏霍光义还不肯死心,背地里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天理不容的事来。这早晚是他的报应,对此顾廷菲只希望能尽快的了解京城的这场风波。

    远在江南的皇帝一行人尽快返回京城主持大局,李东阳一个人支撑着,怕是也不容易,高处不胜寒,还得顾忌着太后的颜面,听说太后都昏倒了,定是受到此事的刺激。想想也对,霍太后和霍光义背后的霍家那是唇亡齿寒的关系,不好,太后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撇清霍家,那可是她背后的支撑,怎么可能轻易地就被摒弃。

    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太后要舍弃霍光义一人,保全整个霍家,一想到这,顾廷菲突然来了兴致,急忙叫了马成岗进来,不过她眼下在京城能说得上话的人并不多,可惜平昭公主不在身边。对了,可以去找杨御史,稍微提醒他一下,只是杨御史他们在官场混迹多年,需要她来提醒吗?

    这是顾廷菲最头疼的地方,最后只得让马成岗去一趟,不管结果如何,她如果做了,就不会后悔。结党营私、贪污受贿、私造兵器,自然不是口说无凭,堂堂的御史弹劾当朝的大将军,自然得有确凿的证据,才能堂而皇之的弹劾,否则打草惊蛇,那便不妙了。

    李东阳手里捏着沉甸甸的一叠奏折,自从杨御史弹劾开始,底下有不少官员纷纷弹劾,连各地的御史都有,看样子,霍光义太不得人心,如今更是墙倒众人推,这是必然的结果。只是可惜,他得来得罪太后,皇后是他嫡亲的女儿,如今在平昭公主府养胎,日后的日子怕是更不好过。

    太后自然能轻易的摘干净,李东阳还有些犹豫,不愿意如今就跟太后撕破脸皮,一直在思考能不能有更好的方法解决此事。程姝被吓懵了,怎么会这样,杨御史怎么能弹劾霍光义,他们同朝为官不说,霍光义是太后嫡亲兄长,掌握黎国兵马的大将军,怎么能说弹劾就弹劾。

    大理寺居然来人带走了霍光义,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自然不会放了霍光义。偏偏霍成斌和霍成扬都找不到人,这兄弟俩该不会逃走了,再也不回来了。不行,程姝捏着手中的丝帕,一颗心七上八下,得赶紧想想办法才行,她的好日子才刚开始,怎么就能这么说没就没了,还要受到霍光义的牵连。

    蓦得,程姝屋里的门被推开了,她下意识的坐直了身子朝门口看过去,原来是吴悠悠来了,她还以为是谁?

    程姝轻哼了一声“你怎么来了?”对吴悠悠颇为怨恨,爬上了霍光义的床,那便是她的敌人了。嫡亲的女儿如此对待她,怎么可能高兴的起来,笑脸相迎。吴悠悠眯着眼,淡声道“母亲,如今是最好的结果了,不过母亲似乎很担心霍将军,怕他出不来,母亲会跟父亲一样,没有好下场。”

    “你,混账东西,不许胡说,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不许胡说。行了,若是没其他的事,你可以走了,我还有事。”程姝憋着一口气,不耐烦的赶着吴悠悠离开,不在她面前,反而清净,眼不见不烦。

    偏偏吴悠悠轻笑了一声,笑声很轻,却像惊雷一般砸在程姝的身上,“母亲,你就一点都不好奇,霍将军那么小心谨慎的人,怎么可能轻易让人抓到那些把柄?尤其那本花名册,怎么就到了杨御史的手上,母亲当真一点都不好奇吗?”边说边坐在程姝跟前,竖着手,把玩着手中的丝帕,笑意不达眼底,似乎还有内情。

    程姝坐直了身子,脱口问道“你究竟知道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现在做了姨娘,还不满意,你。。。。。。”突然有一瞬间,程姝觉得坐在她对面的吴悠悠很陌生,根本就不是她乖巧懂事的女儿了,什么时候变成这般可怕了。对,就是可怕,她有些畏惧她嫡亲的女儿了。

    吴悠悠扯了扯嘴角,讽刺道“母亲,你最不应该好奇,我是你的女儿,自然跟你一样了。还有母亲,父亲的死你能轻易忘记了,而我不行。这辈子父亲对我最好,谁也不能害他,谁要是害死了父亲,那便是我的仇人,跟我不共戴天,我一定要替父亲报仇,让他也尝尝厉害。哈哈哈哈哈,现在母亲该知道了吧!我忍着痛楚,委身给霍光义,我为的是什么,就是这一日,看着霍家倒台,我心里特别顺畅,从未有一日,像今日这般高兴,哈哈哈哈。”

    原本背后有她的手臂,毫不犹豫的伸手打了吴悠悠一记响亮的耳光,程姝厉声道“混账兄弟,你怎么能不分是非,霍将军给了我们母女俩安定的生活,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谁能给我们,你那无用的父亲根本就是个懦夫,窝囊废,这辈子我嫁给他真是受够了。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居然想着算计霍将军,你以为他能不知道,你会得到什么好的结果。”

    捂着被挨打的右脸,吴悠悠仰着头,笑道“母亲,在你心底最重要的是富贵,其他根本就不重要。我恨你们,我恨你嫌贫爱富,抛弃了父亲,攀上告知,害死了父亲,让他成为众人的笑柄,没有颜面苟活于世。我恨你差拆了我和承恩伯,我们的日子过的很舒服,偏偏是你,攀上了霍光义,才害的霍成斌撞了我的马车,害的我小产了。

    之后又让霍光义逼着承恩伯休了我,害的我流落到这番田地,我怎么能不怨恨你们,当有人找到我,想要我替他做事,为了扳倒霍光义的时候,我二话没说便答应了。这是霍光义的报应,天理昭昭,老天爷开眼了,他这种人就应该死一百次,一千次都不够,哈哈哈哈哈。”如今她的身子破败了,能报仇雪恨,自然高兴了。

    瞧着程姝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吴悠悠更是忍不住大笑起来。疯了,吴悠悠真是疯了,不行,她得赶紧想办法。程姝紧盯着吴悠悠,“你快说,到底谁找你,让你帮助他,快说话啊!”得找到幕后的黑手,难道是杨御史?

    吴悠悠轻笑了一声,道“母亲,你就死了这条心,我不会告诉你,永远都不会,我这辈子最恨的人便是你,是你将我带到这个世上,让我受尽了屈辱,永远都得不到我想要的,母亲,我恨你,恨你。。。。。。。”

    话音刚落下,她便吐了一口鲜血出来,把程姝吓得赶紧抱着她,急忙道“悠悠,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吐血了,不要吓唬母亲,不要吓唬母亲,母亲只你一个女儿,自然是事事为你考虑,悠悠,你不要睡,睁开眼睛看看母亲,好不好,好不好?”

    眼泪不断的往下滴落,怀里是她这辈子唯一的女儿,也是最疼爱的女儿,她的初衷是为了女儿着想,能在承恩伯府有强大的支撑,才会选择委身霍光义,却不曾想到,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她们母女俩变成如今这般,她眼睁睁的看着吴悠悠闭上了眼睛,带着对她最深的恨意离开了。

    在来的时候,吴悠悠已经服下了毒药,在这一刻毒发了,她彻底的离开这个人世。霍光义倒台了,倾巢之下,焉有完卵,怕是她早就料想到这一日,她要报仇,报仇,报仇,报复带给她痛苦的人,也可怜了一个小姑娘,花一般的年纪,就离开了人世。程姝抱着已经过世的吴悠悠在屋里许久都不曾出来,不管谁来她都不肯出来,也不肯让吴悠悠入土为安,就这样一直抱着,这样一直抱着。

    是夜,顾廷菲腾的从床上坐起身来,浑身直冒汗,后背早就湿透了,梦里太吓人了,听到屋里的动静,春珠急忙开口“少夫人,奴婢可以进来吗?”得到顾廷菲的回答,春珠推开门进来,给她到了一杯茶,喝一喝压压惊。

    没一会的功夫,就听到马成岗回来禀告,霍府程姝的屋子着火了,程姝抱着过世的吴悠悠葬身火海,这是母女俩最好的归宿。就单凭她们和霍光义的关系,就不可能独善其身,程姝终究是成国公府的嫡女,顾廷菲二话没说,便让马成岗派人去给远在老宅的成国公和谢氏、程友送信,告诉他们一声,至于怎么做,那是他们的事。

    顾廷菲一直都没缓过神来,吴悠悠和程姝都过世了,她们还那么年轻,往后的日子很长,她们对于自己选择的路,肯定后悔,可是已经回不了头了,不是吗?对于她们,更多的是惋惜,人生会遇到很多选择,也会有很多诱惑,就看你能不能凭着本心,最好最正确的选择。

    翌日清晨,一封书信送到顾廷菲面前,是霍府程姝身边的嬷嬷送来,放下书信便带着包袱离开了,怕是程姝提前交代她,要将信送给顾廷菲。深呼吸一口气,顾廷菲怀着沉重的心情打开了程姝写给她的书信。

    廷菲,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和悠悠已经离开这个痛苦的人世了,很多事回想起来就仿佛昨日发生的一般,子墨说的没错,我不应该因为父母没有帮助吴牧原而心存怨恨,还害死了二嫂,这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我没有颜面去见二哥,希望你能替我跟二哥道歉,希望他不要在生我的气了,往后也没机会了。

    自幼我便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成国公府最尊贵的嫡女,众人对我疼爱有加,我一直以为我能嫁给心仪的郎君,他不一定出身名门,但必须是博学多才,那么如此,我便能嫁了。不得不说,嫁给吴牧原的十多年,是我最幸福的日子,值得我回味。

    嫁给霍光义之后,我常常不自觉的想起这些往事,吴牧原没有错,错的是我,是我错了,让他生无可恋,连一条活路都没有给他,让他只能选择去死,那是最激烈的方式。到这一刻,我才想明白,真是可笑。还有当悠悠带着满腔的恨意死在我面前,我才意识到,我根本就不曾了解过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总是按照我的想法强行的加诸在她的身上,现在再多说,也没用了。悠悠死了,吴牧原死了,我也不想活了,唯一愧对的便是生养我的父母亲人,父母生养我一场,我不能给他们养老送终,也不能让他们以我为荣,反而让他们以我为耻。现在才明白,似乎有些晚了。

    廷菲,我的父母亲人就拜托你和子墨照顾了,我知道你们俩是好孩子,不会让我失望的,希望有来世,我和悠悠能再做母女,我一定不会逼迫她,我快要追上悠悠了,跟她道歉,你说,她会不会原谅我?

    许久,顾廷菲才将手中的书信放下,眼眶早就湿润了,或许死是对她们母女俩最好的解脱,这封信她会原封不动的送到成国公和谢氏的手中。这是程姝临死前的惭愧,但愿来世她能改正了,正如她信中所说的一番,不逼着吴悠悠,母女俩不要互相怨怼,成为敌人。

    程姝母女俩过世的消息,自然很快传到太后耳中,当下她招手吩咐兰嬷嬷一番,眸光微闪,事不宜迟,不能再等了。凤妃脸色苍白,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满腔热血的等待着腹中的孩子,如今都化成一滩血水流了,眼睛早就哭的红肿,如同核桃一般。

    太后微微叹口气,轻柔的拍着她的手背“凤妃,听哀家的话,什么都不要想,养好身子,太医说你年轻,往后还能有孩子,听话,不哭了。”也许这段时间太后对凤妃很和善,让她不自觉的眼泪流淌下来,双手紧紧的攥着她的衣袖,低声道“太后,父亲和姨娘他们。。。。。。”不是为了孩子,是为了亲人吗?

    父亲和姨娘生养他们一场,总是有感情,身为人子岂能不管不问,那真是太不孝顺了。

    。

2

欢迎大家访问:大海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7books.com/book/61564/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