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话撂完,秦屿就气哄哄留给她一个后脑勺走了。

    

    郝燕一脸莫名。

    

    秦淮年身边的大秘书艾琳看到了她,笑容满面的带她进了总裁办公室。

    

    推开门,秦淮年穿着西装坐在高背椅上。

    

    旁边站着任武,怀里抱着一摞文件,似是正在和他汇报工作。

    

    秦淮年神情严肃,当看到了她时,镜片后的双眸里随之浮上了笑意。

    

    他朝她招手。

    

    郝燕顾及到还有任武在,没有走到他身边,而是不好意思的站在了办公桌前。

    

    任武恭敬道,“郝小姐!”

    

    郝燕颔首微笑。

    

    秦淮年问,“路上堵车了?”

    

    “嗯,有一点点!”

    

    郝燕点头。

    

    然后,她纳闷的和他说道,“我刚刚从电梯里出来时,遇到小秦总了,他过来开会的!不过,不知道我是不是哪里惹到他了,感觉有很大的怨气!”

    

    秦淮年冷哼了一声,“你不用理会他!”

    

    “嗯!”

    

    郝燕道。

    

    任武看了眼表,提醒道,“秦总,会议马上开始了!”

    

    会议室里股东们早就到的差不多,秦淮年一直在等郝燕到了以后,然后才能放心去开会。

    

    秦淮年嗯了声。

    

    他站起身,伸出手到底是把郝燕拽到了自己面前。

    

    秦淮年将她按在高背椅上坐下,示意桌上放着的资料,“郝燕,这些都是我让任武找的幼儿园,最终筛选下来的几家,糖糖马上出院了,到时我想让她和其他小朋友一样!你看一看,更喜欢那一家!”

    

    郝燕点头,“嗯好!”

    

    秦淮年又道,“茶几桌上还有零食,饿了先吃点!”

    

    郝燕忍不住笑了。

    

    她温顺的再次点头,“你放心去开会吧!”

    

    秦淮年准备离开的脚步,又微顿了下,有些情难自已的俯身,捏起她的下巴在嘴角啄吻了一下。

    

    任武很自觉的转过脸。

    

    非礼勿视。

    

    办公室的门关上,秦淮年带着任武去了会议室,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

    

    郝燕把手里的包放在旁边,认真的翻看桌上幼儿园的资料。

    

    每一家,都是经过筛选过后留下的。

    

    不光是环境,还有师资力量,都配备了双语的外国老师。

    

    郝燕能感受得到,秦淮年对于女儿的喜爱。

    

    他一直很努力的想要弥补糖糖曾经缺失的父爱。

    

    郝燕仔细对比过后,选出来了两家。

    

    各方面都非常好,而且教育理念也很开放,解放小孩子的天性,而且距离壹号公馆也非常近。

    

    秦淮年之前就说过,到时想让她和女儿搬过去住。

    

    郝燕把资料放好,准备起身接杯水喝,眼角余光里不经意的瞥到了旁边的抽屉柜,最下面一层的抽屉没有关好。

    

    她俯身,想要帮忙关上。

    

    眼里闯入了一抹蓝色。

    

    郝燕手中的动作就不由顿住。

    

    她的呼吸变缓,心跳也有些加快。

    

    她应该将抽屉关上的,但鬼使神差的,一股力量拉扯着她,将留有缝隙的抽屉拉了开来。

    

    看清楚里面的东西,郝燕愣住。

    

    一只小小的精致方盒。

    

    矜持而高贵的浅蓝色包裹着合身,里面光滑的黑丝绒底层上嵌着一枚硕大的钻戒。

    

    粉色的,晶莹璀璨。

    

    经典的六爪形状,切割成色都极奢华。

    

    郝燕惊呆了。

    

    她屏息,无法从钻戒上移开视线。

    

    郝燕想起秦淮年之前眉眼慵懒,说如果她在时装周上表现的好,会奖励她一个礼物。

    

    刚刚上电梯时她想起这件事,还好奇这次他会送自己什么,或许是像之前生日时送她耳钉一样的首饰之类的。

    

    但却从未敢想会是一枚钻戒。

    

    钻戒和普通首饰不同,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郝燕心里被什么填得满满当当。

    

    她又想起,在魔都的广播塔上有人在拍摄婚纱照,秦淮年看到后说“郝燕,以后我们结婚时,婚纱你自己来设计!”

    

    那时他说结婚,她并没有在意。

    

    郝燕按压住内心的激动,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扣上。

    

    转脸看向落地窗外尽数退却的晚霞时,她绽开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一个多小时后,股东会议结束。

    

    会议比预计的要长一些。

    

    秦淮年对着麦克风说完散会后,便起身大步走回办公室。

    

    他推门进来时,郝燕还坐在高背椅上,低垂着小脸,手里翻着桌上的资料,耳鬓有垂落下来的发丝,不时的抬手往后理一下。

    

    天色已经降下来,华灯初上,落地窗外霓虹和星空连在一起。

    

    她轻抿着嘴唇在笑。

    

    仿佛遇到了什么开心事,却又在努力隐忍着。

    

    秦淮年挑了挑眉。

    

    沉稳的脚步声到了办公桌前,他朝她伸手过去。

    

    郝燕便顺着他厚实的掌心转过脸,笑吟吟道,“秦淮年,你开完会了?”

    

    “嗯!”

    

    秦淮年点头,勾唇问,“幼儿园选的怎么样了?”

    

    郝燕站起身,把位置让给他,“选好了,有两家心仪的,我又做了对比,最后选了这一家!”

    

    秦淮年长臂揽住她的细腰,坐下时,也顺便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腿上。

    

    这时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郝燕没有忸怩。

    

    秦淮年拿起她选的那家资料,看过后道,“嗯,这家不错!”

    

    郝燕点点头。

    

    她被他抱着坐在怀里,眼角余光只要稍动,就能瞥到旁边的抽屉。

    

    因为知道里面放的什么,郝燕的目光仿佛受到了蛊惑,总忍不住的悄悄的偷瞄一眼。

    

    秦淮年敏锐的扑捉到。

    

    随即,他便想到什么,抬手捏住了眉心。

    

    秦淮年无奈的失笑,“郝燕,你是不是翻我的抽屉看到了?”

    

    郝燕闻言,脸上瞬间窘红。

    

    见他已经看穿了,她就不再装下去,只好尴尬的辩解,“我没有!是因为你的抽屉没有关好,我只是好心想帮你关上,谁知一不小心就……”秦淮年叹息。

    

    他微微俯身,将最下面的抽屉拉开。

    

    里面浅蓝色精致的小盒子托在了他的手上,纹路清晰的掌心,宽大又厚实,显得方盒特别的小巧。

    

    秦淮年当着她的面,将盒子打开。

    

    钻石的光,璀璨夺目。

    

    秦淮年镜片后的双眸望向她,眸底的神色很温柔也很无奈,“原本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这下没办法了!”

    6

欢迎大家访问:大海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7books.com/book/61998/1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