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宗宗主听说有一百五十多岁了,现在境界基本上和三十出头的yǎ sī长老持平,是个公认的才能平平,靠着妻子撑腰的代宗主。⑤∨八⑤∨八⑤∨读⑤∨书,.●.●o

    他是个胖子,讲真,仙门中肥胖丑陋的男子还真是太少见太少见的,以他这样的颜值也算是另类的万里挑一,很容易被人记住。

    他是一个喜欢笑的胖子,两眼一眯,大屁-股脸上的肉堆起,随着笑容微微晃悠着,很是给人一种老实可靠的好感。

    剑峰的峰主是一个四方脸石头脸,说不是特别好看,但是剑眉星目,也是看起来很舒服很俊朗的那种硬汉,他笑嘻嘻的充当慕容流觞这边的证婚人,和青云宗宗主分座主席位的左右侧。

    慕容流觞进了大厅,眼神搜索,没发现yǎ sī长老,就上前给青云宗宗主行了一礼。】八】八】读】书,.@.∞o

    “剑峰弟子见过宗主。”

    青云宗宗主笑道:“不错不错,是个好孩子。”

    以他的年纪在凡尘间做慕容流觞的太爷爷都绰绰有余,这话也是显得亲热。

    席间气氛十分的轻松。

    “年青人,天赋好,讨女人喜欢是一件好事,但是……”宗主继续呵呵的笑,话峰却是一转:“青云宗宗门的法规却是不能轻易碰触的,哪怕你是yǎ sī长老心爱的人,那也不能犯了某些禁-忌。”

    他的话刚说完,气势磅礴就这么压了过来,慕容流觞不由自主的运气全身的灵力来抵抗,整个人还是迅速退了三步。

    剑峰峰主长长的青袖一挥,断开两个人之间的联系,笑道:“不知我家这小十二犯了什么错啊,不如让我这个做师父的也听一听,要是真错了,那端茶认错给宗主赔礼道歉,也是应该的。”

    青云宗宗主道:“他这可不是犯的什么端茶倒水的小错,如果是那样,在这样的大喜的日子,我就根本不会说出来,他这事,影响可是极为巨大的。”

    “什么事?”

    青云宗宗主道:“不如让他自己说吧。”

    慕容流觞也确实不知道青云宗宗主所指何事,但是他看了一旁目露深思之色的宗主夫人,微微一挑眉,道:“弟子不知何事。”

    这时候剑峰的峰主反而不相信慕容流觞了。

    他觉得青云宗宗主有可能是夸大其词,但慕容流觞本人绝对不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但这时候,弟子不承认,反而说明这事比较大了。

    能让一向稳重到近乎软弱的青云宗宗主在两个人大婚之前说这样的事情,肯定是巨大无比的祸害。

    剑峰的峰主倒是有些迟疑了。

    但是慕容流觞和yǎ sī长老结亲后,他和诡峰就等于结盟,就为这触手可得的巨大利益,他也得保上慕容流觞一保。

    “不知道宗主所说何事,不如摊开了说说,是不是一件误会。”

    青云宗宗主冷笑:“误会,我也希望是一个误会,但是,没有误会,这一件事没有误会。”

    大家都安静下来,看着他。

    青云宗宗主道:“杂闲人等都可以退了,接下来的事情,不是你们能听的。”11

欢迎大家访问:大海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7books.com/book/62550/6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