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城县。

    二大商行。

    方城县的百姓们全都不知道这二大商行什么来历,但谁都知道在这二大商行里几乎就没有买不到的东西,不仅仅是日常所需,还有奢侈的物件,应有尽有。

    不过对于方城县县令吴怀奈来说,二大商行和木几商行他看都不愿意多看两眼,不是厌恶,是避之不及,能躲远点就躲远点。

    谁问他,他都说不知道这两家什么来历,可他自己心里清楚的很,和他老婆聊天的时候还说过,这特么是他见过最敷衍的改名。

    一个二大,一个木几,他娘的不就是原来的天机票号?

    二大商行的库房很大,占地至少有五六亩左右,库房之中又分出来一个一个区域,什么品种类型的货物放在什么地方,严整分明。

    库房四周有许多护卫,毕竟这库房里不仅仅有百姓们日常所需的针头线脑,还有价值不菲的珠宝首饰。

    在库房的最里边,小青衣六看了看绑在自己面前的余满楼,这个年轻人似乎已经看破了生死,一脸淡然。

    “年轻人。”

    小青衣六摇了摇头:“其实你坚持的意义是什么,你想过没?”

    余满楼点了点头:“我现在被绑在这整日时间就变得富裕不少,所以就能去想很多事,应该比你帮我想的透彻,我坚持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家里人应该都已经放弃了我,可人啊总得有底线,家里人放弃我所以我就放弃家里人?真抱歉,这种事我还做不出来。”

    小青衣六道:“那我换个问题,不涉及你家里人。”

    余满楼笑了笑,没说话。

    小青衣六问:“我听闻林妙斋的东主是个女人?”

    余满楼想了想,这种问题确实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想要查清楚林妙斋的东主是个女人并不是多难的事,所以他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漂亮吗?”

    小青衣六又问。

    余满楼想了想,又点了点头。

    小青衣六叹了口气:“我也只是听人说过,说林妙斋的东主貌若天仙,尤其是身段柔弱无骨,说全身雪白,漂亮的不像话,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余满楼再次点了点头,这次回答了。

    “真的。”

    小青衣六回头看向刚刚走进来的叶流云:“把人带回去交给大青衣甲来审吧,这个人和林妙斋的东主一定关系匪浅,而且一定睡过那个女人。”

    他这句话一说完余满楼的脸色就不由自主的变了变,关于林妙斋东主的问题小青衣六一共问了三个,他只是点了两次头回答了两个字,可是那个家伙却断言他睡过姚美伦,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为什么你这么说?”

    他好奇,所以忍不住问了一句。

    小青衣六道:“我刚刚说那些话的时候,你回答说真的,在说这两个字的时候你眼神里有一种淡淡的得意,虽然一闪即逝,但我看到了,这种得意大概就是你说的都没错,因为我睡过。”

    余满楼沉思了一会儿,点头:“我这样确实不好,对人家女孩子不好,以后我会警醒,一个男人不管睡了多少女人都不该炫耀,也不该有我刚刚那种得意的眼神,那是不尊重。”

    小青衣六噗嗤一声笑了:“你真他娘的是个妙人,我在跟你说这个,你却想到不该有得意不该去炫耀,好,人品好。”

    余满楼再次闭嘴,因为他发现和自己聊天的都是老狐狸精,从他的一言一行甚至一个表情变化都能探查到不少东西。

    “我来问吧。”

    叶流云走到余满楼面前,仔仔细细的看了余满楼好一会儿后说道:“一般来说,我们对付被抓住的人只有两种办法,第一种是审问,审问又分成两种,一种是客客气气的问一种是往死里打的问,不过我知道这两种对你无效,而根据人的不同又会选择不同的办法,那就是第二种办法比较适合你。”

    “什么?”

    余满楼好奇起来:“说来听听。”

    叶流云认真的说道:“招安。”

    “我又不是流寇草莽,招安?”

    余满楼哈哈大笑:“不得不说,虽然你是名满天下的叶流云但你的眼界确实不高,你低估我了,你还不如试试你们的第一种法子,往死里打那种,兴许我会扛不住,招安......你有什么条件能让我选择做叛徒?”

    “血脉。”

    叶流云看着余满楼的眼睛语气很淡然但却直指人心:“如果我们查实了的话,你的家族就会面临灭顶之灾,纵然不会诛九族,大概灭族是没有问题的,你应该知道我这不是吓唬人。”

    余满楼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扭头不看叶流云,因为他知道叶流云说的可能是真的,他的家族在做的事那是谋逆,谋逆诛九族,纵然大宁皇帝陛下念着他们祖上的旧功不诛九族,灭他们本族难道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你可能是你们这一脉唯一能活下来的人了。”

    叶流云拉了把椅子坐下来:“别急着回答我,你想想。”

    说完之后叶流云也不再问,从腰带上解下来他带着的书册打开看,他是一个习惯了出门带书的人,别的文士出门喜欢挂一把装饰用的长剑,而他习惯挂一本书。

    他看书很杂,什么都看,而且看书的时候就会很专注,好像瞬间就能把外界隔绝。

    “青鸾游记?”

    余满楼眼力不错,距离又不远,只是盯了一会儿后就看出来叶流云在看的书是什么。

    “唉......”

    余满楼忽然叹了口气。

    叶流云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余满楼道:“你看的是大宁朝廷书局刊印的删减版,这青鸾游记最好看的可不是里边对各地风景民俗的描述,而是......艳遇,这位青鸾先生写此书的目的,其实本来就是记录一下他在外游历十年来每一个和他相爱过的姑娘,写的极为详尽,描写的让人热血沸腾,这本书他写完了之后就封存起来没打算给任何人看,结果家里造了贼,这本书原稿也被偷走,大概是小偷看完了之后觉得实在有必要留着,留需,你懂的。”

    余满楼道:“可是没几天这个小偷被官府抓了,青鸾游记落在了官府中,官府的人一看,我去,这书写的可以啊但是不能留,所以就要给烧了,也是巧合......”

    他的话刚说到这忽然停住,因为他发现叶流云笑了。

    “原来你是余家的人。”

    叶流云道:“这本书的原稿当初落在余家了,因为那位当地的官员是你们余家的人,据说这本书被你们家族的人看到带了回去。”

    余满楼叹了口气:“你们都太狡猾了。”

    叶流云道:“实际上你自己心里做出了选择不是吗?你过不去心里那一关,不想出卖家人,因为你知道你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成为你家里人定罪的证词,还是实锤,可你心里又很清楚你们在做的事是错的。”

    余满楼道:“从现在开始我闭嘴。”

    然后有忍不住说了一句:“确实未删减的版本好看,那是我小时候的启蒙......”

    余满楼:“你想见见青鸾先生本人吗?”

    “不想。”

    余满楼道:“见了就没有代入感了。”

    叶流云:“......”

    他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你可以等我一个消息。”

    余满楼问:“什么消息?”

    “你们余家到现在还没有做出来什么格外出格的事,我现在写奏折去请示陛下,如果陛下特许,将来你们余家可以不以灭族处置,你愿不愿意说出来什么。”

    余满楼摇头:“那怎么可能,那是陛下。”

    叶流云:“你真的不了解陛下。”

    余满楼像是在思考,好一会儿之后才说道:“若你真能拿到陛下的旨意,而且这份旨意必须交给我来保存,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我知道的。”

    叶流云嗯了一声:“等消息吧。”

    他起身往回走,走了几步又回头:“我还有个条件。”

    余满楼:“什么?”

    叶流云道:“就算你家不被灭门,抄家应该必然,抄家的时候你把那本未删减版的青鸾游记给我。”

    余满楼:“你都这么大年纪......”

    叶流云:“嗯?”

    余满楼抬头看向上方,屋顶真好看。

    长安城。

    未央宫东暖阁,皇帝看完了太子李长烨批阅后的所有奏折,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太子的眼光越来越成熟,做出的批示也越来越完善,这让他很欣慰。

    其实赖成和老院长都劝过他,这么早就把批阅奏折的事全都交给太子不太好,可皇帝只是不理会。

    “长烨。”

    皇帝看向太子说道:“朕打算和你商量一件事了。”

    “父皇,什么事?”

    “你的年纪也已经不小,朕打算给你选一位太子妃。”

    李长烨吓了一跳:“儿臣还小,还小呢......再说女人这种事还是不要接触的好,儿女情长什么的,太耽误事了。”

    就在这时候皇后从外边进来,正巧听到这句话,然后一回头:“我的白麟剑呢。”

    李长烨立刻就怂了。

    皇后走到太子面前,眼睛盯着眼睛:“儿女情长怎么了?”

    李长烨立刻点头:“好,特别好。”

    皇帝笑道:“你别吓唬他了......关于太子妃的选人是你的事,你多挑挑。”

    正说着,代放舟从外边进来,走到皇帝身边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

    “陛下,京畿道窦大人那边有消息来。”

    皇帝的眼神变了变。

    因为他交代过窦怀楠,前太子李长泽没有什么举动的话不要送消息,窦怀楠有了消息,就说明李长泽有了举动,那个孩子,还是不死心。

    ......

    ......

    【昨天的书评都看过了,照片也都看过了,比我帅的真不多啊......最终我选择把酒送给一个年轻人,他说感受到了书里的温暖和真诚所以对自己帮助很大,也因为沈冷的坚持而有了自己的坚持,减肥已经瘦了五十斤,给年轻人以鼓励,想要酒私信给我地址,想折现私信给我微信号,不过我建议快过年了,我可以把酒帮你邮寄回家里孝敬父母。】

    【除此之外,所有达标的,就是晒照加书评一百字以上的留言,也都请私信我告诉我你们的纵横账号,我也不是特别有钱,每个人充值一万纵横币吧,应该足够看到长宁帝军完本了。】

    【谢谢所有人,所有读者,真的真的很爱你们。】




欢迎大家访问:大海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7books.com/book/896/1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