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的老人正在改良,现在基本认为这个方向是没问题的,虽说还有一些其他的担心,但也都在逐步推进。”相里季想了想说道,“最大的问题现在其实是电流输出的问题,天地精气转电力这个,我们相里氏并不是很精通,准确的说材料都是王家帮忙选的。”

    实际上相里氏压根就不是不精通电学,而是完全不懂电学,在相里氏的印象还停留在水利,风力,以及畜力,就算后来见识到了蒸汽机,乃至内燃机他们至少也有一个参考的对象。

    因为不管是蒸汽机,还是内燃机,相里氏都搞过同样原理的东西,哪怕先秦年间因为密封技术的问题,他们搞不出来成品的这种东西,但蟠螭灯,也就是现代所称的走马灯,就原理而言是完全一致的。

    本质上这些玩的都是热力制造空气膨胀,令轮轴转动的技术,故而相里氏看郑浑等人造出来的蒸汽机没有多少惊奇之感的原因就在于他们是懂这个东西,但他们解决不了密封的问题。

    然而会稽王家的玩法是相里氏完全没有遇到过的,要不是看在王家搞出来的东西不需要任何外力能动,相里氏绝对连一枚铜板都不会给会稽王氏,对于相里氏而言,任何不需要外力能动的东西,都是值得研究的存在,而电学就是如此。

    会稽王家给相里氏演示了几遍如何制作磁电动力旋转之后,相里氏就将这东西快速给研制了出来,并且在制作磁线圈的时候技术比不懂机械的王家专业好几条街。

    再加上这些人的技术其实是非常的完整,就差一个巨佬出来整合,而相里氏非常擅长技术整合,故而平稳的制造出来了这个东西。

    然而现在的问题就在这里,相里氏以前制造的东西,技术上相里氏是能说清的,结果这次他们制造了一个完全说不清技术原理的东西,反正研究这个的家族说是能动,我们做出来也能动,技术方面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相里氏现在也有些头疼。

    相里氏的老一辈现在还有些懵,啥,你家研究的是雷电,实际上我们现在使用的就是这种力量?你家好高端啊!

    等会稽王家卷了相里氏的资产走人之后,相里氏才赶紧翻简书。

    实在是正常的家族,见到会稽王家这种画风都有些惊,加之相里氏挂机时间太长,时间轴还停留在过去,得知会稽王家继承的是电学,第一反应就是诸子之中有搞这个的吗?哪家圣贤这么猛!

    毕竟相里氏的祖先一贯让相里氏敬雷电而远之,那是神明才能掌握的力量,可见到会稽王氏这么熟练的手法,相里氏的老一辈第一反应就是这是哪个圣贤又从神明手上抠了一块,干的真是漂亮啊,早知道能强化机械,搞动力机,我们也应该去试试。

    相里氏,或者说相里氏的本体墨家,虽说是最理工的诸子之一,但墨家比其他的诸子更相信鬼神一些,明鬼这一篇虽说是辩证的看待问题,但不管怎么说墨家属于认定鬼神存在的一类学说。

    不过墨家好的一点在于,墨家是信鬼神,但又窥视鬼神,认为某种力量是鬼神掌握的之后,不会像其他学派敬而远之,而是先看看有没有用,有用的话,看看能不能从鬼神手上弄过来。

    没错,墨家是打鬼神主意的,他们认定鬼神存在不是为了避开鬼神,而是为了将那些未知不解,被归类到鬼神行列的玩意儿,变成自己的东西,所谓的神乎其技,鬼斧神工就是这么来的。

    然而,没找到,自家简书里面根本没有记载,相比于其他家族可能会被秦始皇焚书波及,相里氏压根不存在这个问题,始皇又不是胡亥个二货,杀人震慑也是杀那些不干活搞事的,将相里氏烧了有毛用。

    故而相里氏家里的简书还是很完整的,然而没找到和电学有关的分支,可王家那副这就是老子家学的拽拽样子,也不像是假的,相里氏的老一辈只能找其他人帮忙,然后确定这是王氏一百年前的某个巨佬祖宗搞出来的,相里氏只能拱手派人又去找王家。

    王家很大方的给相里氏抄了一份资料,结果相里氏发现看不懂。

    “王氏被我弄去搞雷亟台了,用这个来增加粮食产量了。”陈曦想了想说道,“不过王家人应该还有不少,找他们借点人就行了。”

    对于相里氏的问题,陈曦也没办法,王家肯定不懂机械,相里氏肯定不懂电学,这俩玩意儿在之前根本没有交叉的地方,甚至要不是王家没钱跑去相里氏那边化缘,现在双方依旧是平行线。

    “还有其他问题吗?这个木质外壳能不能换个别的?”陈曦指着木质的壳子说道,除了人他没有以外,其他的想要的他都能提供。

    “这是王家建议的,他们说这个木质外壳是用来隔离电击的,只要是干木头,电不太强隔离起来很容易,电击现在我们还没搞明白,不过电一电也没什么,不会要命的。”相里季点了点头说道。

    陈曦有些尴尬,你们相里氏的人就这么粗暴吗?电击都不怕啊。

    “明年能生产多少,还有你们能培养多少制作这个的工匠。”既然其他的都不是问题,陈曦直接进入正题。

    “生产个几百台还是没有问题的,可紫铜需求,滚轴需求,上下配套的标准件,这些都需要明年来做。”相里季无可奈何地说道。

    “铜这边我们能解决,滚轴和滚珠的问题,只能靠你们了,配套标准件,我让匠作监那边和你们接洽,至于配套的设施,你们打算用来做什么?”陈曦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要什么给什么,普及问题先丢一旁,一台动力机起码相当于三五个成年劳力啊!生产一台赚一台。

    “大型化可能有点问题,我们家的长辈估计,这个东西出力可能存在上限,这个需要搞算数的给我们全部统计一遍,可能需要非常庞大的计算队伍才行。”相里季有些纠结的说道。

    “赵君卿还活着没?”陈曦毫无人性的对着贾诩说道,他们汉室最为优秀的计算人员,堪称生物计算机存在的赵爽,借给你们用了。

    “之前算完了南部高架桥工程结构应力那些之后,最近正在休息期。”贾诩点了点头说道。

    “借给你们用,他手下还有一批专业的数学人员,不行你们去找找甘家和石家,他们最近听说是又瞎了,有时间搞算数了。”陈曦毫无节操的说道,这些巨佬们该拉出来用用了。

    动力机问题只要能解决,很多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而且人力也能迅速的解放出来。

    不过光是想想将这玩意儿普及开来,陈曦就感觉头大无比,就算现在所有人都看到这东西的好处,要普及也受限于专业人员的人数了,更何况相里季之前的话已经暗示了一部分这东西的制作难度。

    成本对于陈曦而言都是扯淡,更何况这东西完蛋了之后将材料回收,只要技术不出问题,能回收百分之九十的成本,再造一台就是了,只是制作难度,也就是说有一部分东西还是需要手工打磨?

    陈曦没有开口,相里季已经点头了,“百分之七十,乃至百分之八十的东西是能靠这个东西做动力机,然后用车床制作出来的,轴承和滚珠,以及转子的部分需要手工打磨。”

    “问个问题啊,手工打磨怎么保证精度一致?”陈曦问出来了自家非常好奇的一件事,他也明白滚珠是啥情况,这玩意儿在二十世纪都难免需要手工的部分,实际上哪怕是二十一世纪都很难保证正圆。

    “精度一致?”相里季不解的看着陈曦,“我家削出来的东西一致都是大小一样啊,没有精度不同这个概念啊。”

    “我的意思是你们怎么控制的?”陈曦叹了口气说道,他知道某些大匠自己拿工具削就能削出来合格的产品,问题是这个精度是怎么控制的,陈曦一直没明白。

    “感觉啊,摸一下就知道了。”相里季理所当然的说道,“我就能做到啊,我们家是个成年人就能做到啊。”

    陈曦沉默了一会儿,这天没办法聊了。

    “滚珠你们手动削吗?”陈曦换了一个话题。

    “这倒不是,我们将长条形的钢材切断,然后放到我们做的半球模具里面,用特制的带半球的水力锻造机,压下去就好了。”相里季随口说道,随后颇为苦涩,“可接下来才是大问题,这一步之后去掉毛刺在正常人看来就已经很圆了,但在我们这边还不够。”

    “辛苦你们了。”陈曦嘴角抽搐的说道。

    不够圆,那就很容易磨损,用不了几天就废掉,而要够圆,就能用上半年,而够圆是什么鬼概念呢?后世用精磨机慢慢来,然后光学仪器自动筛选,这个时代只能用手了,这个确实是要命的操作。

    “也就是说,你们能生产多少这玩意儿,其实主要看能制作多少滚珠?”陈曦叹了口气说道,他也明白是什么情况了。

    “这个我们正在想办法规避,没有珠子我们也可以用其他传动方式,但总体确实是有些受限。”相里季没有否认这一事实,“不过迟早都能解决,我们不行还可以找找其他人。”

    “有什么需求随时来找就是,动力机能生产多少,生产多少吧,如果量不多我就先拿去纺织厂。”陈曦非常郑重的叮嘱道,这可是真正意义上关乎文明进程的神器了。

    “制作好的已经送过来了,一共十四台。”相里季平淡的说道。

    “一台多钱?”陈曦随口询问道。

    相里季一头雾水,没反应过来陈曦问的是什么问题,直到陈曦再次追问,相里季也没反应过来,这不本来就是生产给国家的吗?厂矿不也是国家的吗?我家在里面收钱吗?钱不是每年拨款吗?

    我们相里氏给秦国干活的时候不都是这样吗,我们当年生产了几万的弩机,也没有收过大秦的钱啊,材料什么的都不是你们拨过来的吗?我们需要收钱吗?我们难道不是拿俸禄,吃公粮的吗?

    相里季从政院这边走的时候,拿着两千万钱的钱票一头雾水,为什么要给自己发钱,相里季最后还是没明白,然后拿两千万钱又购买了一批铜线回去搞大型电动机的研究去了。

    长安这地方,相里氏没事根本不会来,庸庸扰扰的,不适合用来搞研究,相里氏印象中搞研究的好地方就是那种荒郊野外,一般没人来,外围驻扎着一个军团,出入都要审核,确定姓名和身份,吃饭都在有人管理的地方。

    嗯,当年大秦就是这么对待他们的,谁让他们掌握的技术太过凶猛,而现在陈曦也寻思着需要加强一下相里氏的护卫规模了,貌似国营厂矿自带的安保对于这个家族来说有点不够了。

    “确实是厉害。”相里季离开之后,贾诩长叹了一口气说道,靠着本身的精神天赋,贾诩清楚的看到了这东西所能带来的巨大的变革,这是真正能驱动一整个文明的神器。

    “是啊,我都没有想到相里氏能做出来这种东西。”陈曦颇为感慨的说道,“哪怕现在还受限于技术,普及推广颇为困难,甚至可能需要近百年才能彻底推广开来,但这东西真的是正确的方向了。”

    对于郑浑和马钧等人做出来的天地精气-蒸汽动力机,陈曦一贯的看法都是方向对了,但是没有办法推广,而现在相里氏的成果,那是真正能推广,能普及的技术路线。

    “不急,我们都还有时间,慢慢来吧。”贾诩看着那个数尺见方的小盒子,一脸的敬服,这是真正的神器。

    “是啊,这确实是祥瑞,让记录备案一下吧。”话说间陈曦蹲下身子摸了一下,一个颤抖,头发直接炸开。




欢迎大家访问:大海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7books.com/book/985/4219/